88bifa官网登录_88bifa官网【唯一授权官网】
    提供者:配置组
    发布时间:2010/06/28 12:00
     -核心提示

      一场酝酿已久的“风暴”,正在毕节的官场蔓延开来,劲风直扫“庸官、懒官、散官”。

      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全地区就先后有8名县级干部和226名乡科级干部被问责,并进行限期整改、诫勉谈话,或者是更为严厉的组织处理,他们共同的缘由是“工作中落实力、执行力不强”。

      “风暴”的掀起,是毕节目前推行的“双考双评双挂钩动态跟踪考核管理体系”,它通过对官员履职情况和表现打分,累计到年底进行清算。纳入这套监管体系的,包括了毕节地区全部的625名县级干部和6909科级干部。

      畜牧局为何“全军覆没”

      令当地人大跌眼镜的是:在新组建的局领导班子里,原畜牧局的4名正副局长没有占到任何一个位置,全部被改为非领导的职务,转而担任主任科员。

      今年赫章县进行的政府机构改革中,最出乎当地人意料的,应该是县农牧局的人事变动。

      由县畜牧局和县农业局组建而成新农牧局,这个合并过程本来毫无悬念和争议。但令当地人大跌眼镜的是:在新组建的局领导班子里,原畜牧局的4名正副局长没有占到任何一个位置,全部被改为非领导的职务,转而担任主任科员。

      原畜牧局遭此“全军覆没”的打击,绝不是当地农业局很“强势”。原因是在上一年的“动态跟踪考核”中,畜牧局领导班子被认定为工作不力,未完成制定的40个耕役品种改良点的建设,处分是整个班子成员改非或降职处理。

      而“动态跟踪考核”带来的更为轰动的一个意外,则是一名副县级干部被暂缓提拔。

      意外的主角是织金县的常务副县长。根据“毕节地区双考双评办公室”(以下简称地区考评办)的说法,今年的5月初,这位副县长经过组织考察,拟任职为县委副书记。

      一切进行都顺理成章,但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进入最后的公示期间,来自省环保厅的一纸“预警通报”,让事情陡生变数。

      毕节地区环保局监察支队长唐兴赤解释说,今年3月份,省环保厅督查组到织金进行督查,由于多种原因,织金县管网建设落后,导致整个污水处理工程建设滞后,没有完成预定的COD(化学需氧量)减排标准。

      省环保厅发出预警通报的同时,还作出“限批”处理。这意味着如果上述工程一天达不到整改要求,就会影响到该县其他工程的环境项目审批通过。

      事态一下紧张起来。追查的最终结果是,这位副县长是工程的分管领导。与此同时,地区考评办的“动态跟踪考核”如实地记录下来。随后,毕节地委组织部作出了“暂缓任职”的决定。

      相比起来,受到降职处分的威宁县某乡一位党委书记则认为,他并不是因为庸懒,“只是点子太低”,碰上了安全事故。

      由于被“动态跟踪考核”认为辖区内私挖滥采现象严重,导致发生安全事故。作为当地党委一把手,他最终被贬到另一个乡镇去当副职。

      不过,相比这位被降职的书记而言,还有“运气更差”的。

      地区考评办一位工作人员说,当时正好是抗旱保民生时期,由地委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领头的检查组到纳雍县某乡镇检查抗旱工作。

      督查组到这个乡镇后,询问当地一名镇干部负责村寨的具体灾情,不料这位镇干部支支吾吾半天答不上来。接下来让检查组更为光火的是,本应该镇守在受灾一线的包村干部,竟离岗不知所踪。

      不过,当事干部最应当值得幸庆的是,他们仅受到诫勉谈话的处理,但这比被组织处理的严重性只差一级。

      来自地区考评办的统计数据显示,通过跟踪考核,目前已有1名县级领导干部因为履职不到位、工作作风不深入而被岗位调整。此外,还有8名县级领导干部和226名乡科级干部因工作落实力、执行力不够被责令限期整改、警示谈话、诫勉谈话或组织处理。

      平时干不好年底算总账

      “现在官不好当了,随时都会被动态跟踪。”毕节地区考评办副主任王玮说,私下里他听到有干部这样抱怨道。而当地官场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是:平时干不好,年底算总账,不小心就要下课。

      这场针对官场庸官、懒官的新举措,更像是一场风暴,目标直指官场上的庸懒散不良习气。

      “现在官不好当了,随时都会被动态跟踪。”地区考评办副主任王玮说,私下里听到有干部这样抱怨道。如今当地官场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是:平时干不好,年底算总账,不小心就要下课。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份,新举措在赫章县“试验”时,当地县委县政府就直接贯以“风暴”之名——出台了《关于推行责任风暴深入实施“三治”行动的决定》。

      这里的“三治”指的就是治懒、治散、治庸。赫章县考核办副主任孙伟说:从一开始到现在,举措无论是声势、力度和广度,在当地都实属罕见。

      让整个毕节地区官员感到既新奇又倍感压力的,则是动态跟踪考核管理。它包括了主要工作目标考核,毕节地区阶段性重点工程和重大项目考核,以及重大突发公共事件自然灾害应急处置工作考核。列举下来有信访维稳、重大项目建设、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城乡居民低保、整脏治乱、抗旱救灾、森林防火、春耕生产、污染减排……

      事实上,动态跟踪管理考核只是这场治懒风暴诸多措施中的一方面。王玮解释说,全部的说法是“双考双评双挂钩”动态跟踪管理考核体系。

      这依然也还是一个简称,“双考”指的是年度考核和动态跟踪管理考核;“双评”指的是民主测评和社会公认度测评;“双挂钩”指的是与干部实用挂钩和与干部工资奖金挂钩。

      如此展开来,实在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考评体系和十分繁琐计算公式。“简单地说,我们就是对干部的履职实况进行打分,分数最低的,年底肯定要有相应的处理。”王玮说,与以往的打分考评截然不同的是,新举措采取动态跟踪和过程化管理的模式,能客观地评述干部的每一项业绩表现。

      “这种透明化的及时评分,目的是为了使扣分让人心服口服、加分让人感到理直气壮。”王玮说。如在今年3月中旬的全区森林防火工作动态跟踪考核中,对考核评价差的毕节市、大方县、黔西县分管领导在年度跟踪考核总分扣减1分,同时对毕节市分管联系的副市长作出行政警告处分,12名乡科级干部进行责任追究。

      对于公布加减分的做法,措施设计者有自己的初衷,希望被扣分的干部能受到触动,积极工作,争取在其他的动态考核当中得到加分,以弥补前面失分,促进干部动起来,从而达到治懒的目的。

      官员们最终的积分排名会是怎样,一切都要等到年底算总账。王玮说,作为地区一级的考评办,承担的是全地区625名县级干部考评工作。年底以后,官员们的分数将会以高低顺序,按照15%、80%、4%和1%的大致比例,分别评定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和不称职。

      为此,在今年6月份,毕节已经建立了9个县市区、81个地直部门、851个乡科级单位625名县级领导干部、6909名乡科级干部的动态跟踪考核的纸质和电子档案系统。

      这套系统建立后还带来另一个意外效果,据称地委书记秦如培想要了解区内相关工作情况,将不再花更多的时间找职能部门负责人了解。他只要在办公电脑上点击进入“干部管理信息系统”,鼠标轻点,各种工作进展尽收眼底。

      既管“人”也管“事”

      毕节市鸭池镇政府门口,所有干部每一次加减分都张榜公布。

      从最初借调工作人员组成的一个临时机构,到成为组织部门常设的一个正县级机构,不到1年的时间。它的成立运转速度,可以从另一个侧面看出管理者整治懒官的渴盼和决心。

      作为这场吏治风暴的执行者,毕节地委组织部下设的地区考评办无疑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也是组织部最年轻的部门。

      地区考评办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毕节已经成立了所属组织部门管理的地、县两级“双考双评双挂钩”动态跟踪考核管理工作机构,明确133名人员编制。

      从最初借调工作人员组成的一个临时机构,到成为组织部门常设的一个正县级机构,不到1年的时间。它的成立运转速度,可以从另一个侧面看出管理者整治懒官的渴盼和决心。

      尽管手上掌握着全地区625名县处级干部的成绩单,地区考评办副主任王玮并不认为自己有权力。王玮说,这个新成立的干部考评机构,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把管“事”的部门和管“人”的部门结合起来了。

      “以前管干部做事的业务部门,能评判干部能力水平高低,但没有奖惩干部的权力;而作为管人的组织部门,虽然掌握升迁大权,却无法从业务的角度判定干部的实际工作能力。”王玮说,这两者的脱节,造成了以往干部任用的诸多缺憾。

      考评办的做法是会同业务部门,业务部门负责打分,他们根据业务部门的打分评判,记录进入干部的履职情况档案,最后提交出一份完整的干部成绩表单,以供组织作出任用参考决定。

      但在管理者看来,考评办的设置绝不只是为组合两个部门这么简单。在去年7月份举行的全区半年工作会议上,毕节地委书记秦如培说:“做到工作的责任主体明确、进度要求明确、完成时限明确。”可以看出,效率成为一个迫切的要求。

      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毕节的大小官员在向地区领导汇报工作时,会被要求除去套话,而是开门见山地说“自己直接做的事”。

      庸者下能者上

      由于年届五十面临改任“非领导职务”,可他却意外地被推荐提拔为副县级干部。

      “当了领导不写文章,凭着经验办事,凭着原有的关系办事。”这是毕节地委宣传部副部长陈贤总结的“官油子”形象。

      陈贤认为,当前常规的官员考核可以归纳为五个字,德、能、勤、绩、廉。表面看起来,这五个字确实能很好地评测出一个干部称职与否,实际上却并不具有很强的操作性。

      “比如德,你能说清楚这个人是80分,那个人是85分吗?”陈贤说,正是缺乏这种操作性,一些不做事的“官油子”游走官场,善于经营同僚关系,往往能在走过场的民主测评中获得全票。而那些真正做事的干部,则极可能遭人误解。

      干了多年组工干部的王玮说,这样的现象的确存在,这个问题一度让他们感到迷惑。如何更科学地做好干部业绩动态考评,毕节已经在进行探索和尝试。

      不过,在毕节市政协副主席宋邦友看来,新的考评体系给了他一个提升的空间。

      履新毕节市政协副主席以前,他是毕节市城投公司总经理,正科级干部。他主持的倒天河广场原计划需4个月才能完成,结果加班加点,仅用2个月时间就完工,速度令同行称奇。

      这个速度被毕节地委书记誉为“实验区速度”,也在动态考核中脱颖而出。

      由于年届五十面临改任“非领导职务”,可他却意外地被推荐提拔为副县级干部。

      地区考核办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和宋邦友一样被提拔为副县级干部的有16人。此外,还有308人提拔重用为正副科级干部。

      毫无疑问,政策设计者的期望是为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干部搭建施展才华的平台,让干部上得理直气壮;疏通不作为、无作为、乱作为及“庸懒散”干部下的渠道,让干部下得心服口服,逐步形成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劣者汰的选人用人导向。

      “作为干部考核任用的一次创新和尝试,不能说马上就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陈贤说,尽管如此,他对此依然充满期待,尤其是在年底考评积分能否兑现,这将决定这项政策能走多远。